您現在的位置: 成都新聞網 > 成都新聞 - 追憶流沙河|這些年,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成都圖書館

追憶流沙河|這些年,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成都圖書館

2019-11-24 來源:四川日報

文化講座堅持了10年

他在成都圖書館共開講了120次,線下到場的觀眾達6萬余人次他希望把自己熱愛的傳統文化多傳播一些,讓大家的生活多一些詩意

獲知流沙河去世,成都市圖書館館長肖平言語哽咽,動情回憶起這位大家在成都圖書館開講座的點點滴滴。

在生命的最后十年,流沙河除了在家研究古文、漢字,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成都圖書館,給市民做文化講座。從2009年到今年5月,每月開一次,內容從老成都故事、《莊子》再講到詩詞歌賦。他在成都圖書館共開講120次,線下到場的觀眾達6萬余人次。流沙河曾說,他希望能把自己熱愛的傳統文化多傳播一些,讓大家的生活多一些詩意。

做講稿像女人梳頭一樣細致

肖平回憶,2009年以前,流沙河主要給讀者講老成都的故事,講座時間不固定。讀者很過癮,請求多講。

肖平就和流沙河商量,以后能否開展長期性的、系統性的文化公益講座。講什么呢?兩人決定講《莊子》。《莊子》這部經典對于流沙河影響很深。他曾在一篇文章里寫到,自己在人生艱難的時候,常一邊往鍋爐添煤,一手捧著《莊子》閱讀,并出版研究心得《莊子現代版》,多次加印,一直暢銷。

從2009年開始,流沙河定時開講《閑吹莊子》系列講座,他花了一年時間,給讀者講了12期莊子,主要是《莊子》中最核心也最晦澀難懂的《內篇》。每次開講前,流沙河至少要花3天時間來詳細備課,挑出重點講解內容,工工整整地按原文抄下來,提前交給工作人員復印好,在講座時發給每一位來聽講的人。流沙河把這樣的備課比喻成女人梳頭,“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梳出一個虱子出來。”而這個“虱子”就是他需要攻克的知識盲點。

講座也讓流沙河自身收獲頗多。“雖然我一直研究《莊子》,寫過書,但寫作跟講座還是不一樣的。古人說教學相長,學然后知不足,教然后知困,只有去教別人了,才曉得中間還有那樣多自己都沒有搞清楚的困惑。”這也讓他覺得做講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“一方面我熱愛莊子,能夠講授、推廣莊子思想,另一方面也讓自己再一次深入鉆研莊子,得到很多新的東西。”

成都話講課圈粉無數

莊子系列,聽眾場場滿座,圈粉無數,為聽流沙河的講座,有不少讀者專程打“飛的”過來追“星”。肖平又趁熱打鐵邀請流沙河講唐詩。流沙河主動提出:“既然要講詩歌,那就要從詩歌源頭講起。”就這樣,從2011年5月28日,流沙河又開設了“中國詩歌通講”系列講座,從中國古代最早的詩歌總集《詩經》講起,挑選其中有趣味的、短小淺顯的81首詩歌進行講解,然后再講到漢魏六朝、唐詩、宋詞,講座一直到2019年5月才停止,“他不能吹空調,去年夏天就因為吹了空調回去就感冒發燒引起肺炎。所以今年我們商量等過了夏天,他再來開講。”

肖平說,流沙河講座之所以受歡迎,是因為他授課內容深入淺出,“他用地道的成都話講課,中間會穿插很多有趣的分析,不時還會冒出幾句英語。”在所有學者里,流沙河的講座實錄是最好整理的,“層次邏輯清晰,語言干凈利落詼諧,整場下來的實錄就是一篇已經寫好的文章。”

“螢螢之火怎能照亮大千”

一次講座結束后,一位母親拿著一本書,領著自己的孩子來到流沙河面前,希望他在書頁寫上“好好學習”之類的話語。流沙河想了想,認真地寫下“好好玩”。他解釋,好好玩才是孩子現階段最重要事。學習或者興趣愛好,應該是在家人的引導下,孩子潛移默化中對世界的好奇,在知識欲的驅動下自然發生的。還有一次,一位讀者當場告白流沙河,說看了一輩子流沙河的書,想拜他為師。流沙河回答:“瑩瑩之火,怎能照亮大千。”

活到老學到老,這么多年,流沙河堅持每天閱讀書報,無一日落下,他一直強調自己不過是一個讀書人。而這樣一位大家,他家中的藏書只有兩柜子書,不超過5000本。他常說書不在多而在讀透讀精。

這么多年來,流沙河只看一檔電視節目――《今日說法》。他給肖平解釋其中緣由,“就是想看看當今社會和人的真實生活境況。”本版報道由本報記者 肖姍姍 吳夢琳 邊鈺 曾東平 撰寫

聲明: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更多新聞

上一篇:布衣文人流沙河:勞我一生,博得書蟲之名

上一篇:成都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主題公園吸引市民前來游玩

相關新聞

横店摩的赚钱